秦玖

一个无名文手。
音控/略颜控/魔道祖师/天官赐福/撒野/
心水正太音少年音

石锅拌饭鸭!

       遇到他以前,她不知道在浮华的现代,也能有人用“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”这句话来形容。直到那天看到他像是穿梭了时空,逆着光和影来到了这里,他仅仅闲散的在篮球架旁站着,就独成一抹绝色。

       带笑的眉眼,算不上帅,但绝对清秀的脸庞,黑色衬衣与白领是她的情有独钟,黑色修身长裤以及一双白鞋,那人的一切都像是上天为了迎合她的喜好而为她量身打造的。阳光铺洒在他身上,当真是温润如玉的一个翩翩公子。那天他的容颜镌刻在她脑海中,如罂粟般令她沉迷。

       缘分总是妙不可言,从她注意到他以后,似乎人海里全是他,每次她总能看到他。大多数时候他都在浅浅的笑着,一如既往的温柔模样,行走间却带着一股孤傲清冷的气质。冲突的两个词在他身上完美融合,平添一种神秘气息,令人欲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    她狂热地去捕捉任何有关他的信息,却始终不曾鼓起勇气对他说一句“你好”。刚开始只是一种纯粹的单方面欣赏,随着时间的累积,情感也渐渐发酵,她想让他也知道她,想让他也熟悉她。无聊的时候,她喜欢一遍一遍的念或者写他的名字“沈希安,沈希安……”好神奇的一个名字,不过简简单单三个字,却似乎让整个心脏都丰盈了,每次看到这三个字,总有一种满足感和愉悦感。她想,她可能是病了。

       她隐藏的很好,喜欢沈希安的第四个月,和她同宿舍的人才终于发觉她有些不对,好像是有喜欢的人了,此时已经入冬。漫无目的地在校园里走着,凛冽的风吹的她缩了缩脖子,看着旁边交谈的人口中呼出的哈气那么清晰,她不禁有些出神,天已经这么冷了啊,同时也暗自做了一个决定:下次,下次再见到他一定搭话,哪怕只做自我介绍也好过当缩头乌龟。然而,很快她就发现了果然还是当缩头乌龟更轻松……

       她室友看着她现在一脸懊悔,简直想撞墙,但同时又有些可耻的欣喜的表情一阵恶寒。原因倒很简单:做出决定后第一次看到他,她一鼓作气走到他面前,看着他疑惑的神情与熟悉的眉眼,却结结巴巴地一个字都说不出,最终不得不落荒而逃。再次见面是她在冰上滑倒,他逆着光向她伸出一只手,将她拉起。她内心嘶吼:WTF,老天你存心整我?这鬼地方,明明几年都没下过大雪,雪薄的一出太阳就全没了,怎么我一来,雪下这么大,而且偏偏让他在我摔倒的时候注意到我。“哎?你是……那天那个女生。”他出口的这句话更令她无地自容。内心几乎把会的脏话全骂遍了,她面上仍微笑着不动声色。但结果是好的,她终于成功向他做了自我介绍,还死缠烂打要来了qq号。想起曾拉过他的手,她总一脸娇羞。

       他的声音带着令人心安的力量,说话语气也总能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。她爱玩爱闹,喜欢愤世嫉俗,偶尔也犯错,一切的一切,她都喜欢向他倾诉,在他那儿,她觉得自己能得到净化与救赎。那么多和他qq交谈的日子里,她慢慢地发觉他给予她温柔,但他似乎把自己的心封锁了,不许她接近,不许她了解,他极少谈自己的生活,总是听她讲,她诉苦时适当的开导她。

       这样的他总给她一种虚幻之感,不能和他关系好到成为男女朋友,和他是好朋友也可以啊,然而他不变的淡然态度令她彷徨,她似笼中困兽般不知所措,也曾试图惹他生气,却无一次成功。打出的力气全被棉花巧妙化解,她有些泄气,也无可奈何。她苦涩地想,是她贪心了,一开始也只是想要认识他,如今妄图深入了解他。

      "越是气场平和、心性温柔的人,越不爱和别人太密切地交往,生怕哪里辜负了对方的期待,同时也绝少期待他人。于是在一般社会看来,反而像是比较冷淡的人。可惜越温柔的人,偏偏越难驯服。”偶然看到这段话,她心脏漏跳一拍,这段描述太过于像他。她没办法接近他,如果她不找他,他们也许永远不会聊天,不会有交集,他不需要她。对啊,她挫败从来是因为他不需要她,她对他来说可有可无,“林玖初,你可真失败啊。”

       一年再长也在不知不觉中流失了,他的态度仍然不咸不淡,从不会主动找她,她偶尔觉得累了就忍着,无论多想和他说话都不去找他,只除了发生自己觉得很有意义的事,就有了找他聊天的借口。他也并非毫无变化,她觉得他似乎说话变得可爱了,以前他喜欢损人,如今也比较“亲民”了。她为他每一次回复欢欣,为他每一次冷淡失落,她的情绪由他掌控。

       他是她的劫,他是她的解。

       日子一天天过着,没有什么激情,也没有什么期待。总是单方面的热烈让她觉得疲惫不堪,如果不能关系变好,不如从此陌路,快刀斩乱麻只是痛一时而已,时间总会治愈她。如今的她,她不认识也不喜欢,心态沧桑的像个饱览人世的老妇。割舍他,一切才会尘埃落定,一切才会回到正轨。

       有些话她想亲口告诉他,便相约在学校附近的奶茶店,他白天有事,只能约在晚上,说服他出来也废了她一番口舌,看吧,这么久的相伴,她连约他出来都很难。早到的她在窗边坐着,看着马路上的车来来往往,竟油然而生一种诀别之感。轻扯一下唇角,她拿出手机搜了一下诀别,搜狗百科上如此解释“诀别:多指不再相见的分别,从感情色彩上讲,含有很大的悲壮成分。”在一个并不大的高中校园里,她和邻班的朋友若不是特意约好都很难相遇,更何况偌大一个大学校园,诀别一词从这个层面上来讲倒也符合此情此景。

       姗姗来迟的他出现在门口的时候还是惊艳到了她。略微凌乱的头发为他增添了几分慵懒,今日戴的圆框眼镜使他看起来更多了几分书卷气,白色羽绒服未拉拉链,搭配黑色长裤,脚踩一双白鞋,显得整个人清爽又挺拔。两条笔直修长的腿格外引人注目。直到他在她面前坐定,轻敲了下桌子她才回神,尴尬地笑笑,将提前买好的抹茶味奶茶推给他。为了维护她那可怜的所剩不多的尊严,她讲明了来意,随即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   看着她有些蹒跚地走出奶茶店,他一阵恍惚,她说的话却愈发清晰“啊,对不起,麻烦你这么长时间,你肯定也烦了吧,以后都不会了,我们以后就当做不认识好了,谢谢你,沈希安。”最后一句话,她说的格外郑重,逃跑前还深深看了他一眼,像要把他刻在脑海里。他懊恼地抓了抓头发追了出去,那家伙是不是想太多了?他什么时候嫌烦了,又什么时候说她麻烦到他了,那家伙都从哪得出了这些结论?

       刚出门就看到向来莽撞的她竟不看车就要穿马路,那迎面而来的车吓得她愣在了原地,夜里车灯发出的光显得格外刺眼,他喊了一声“林玖初”来不及多想就冲过去将她推到马路对面,车越来越近,那光也刺得他睁不开眼,此刻他心中唯一的想法是,不知道痛不痛哎。

       再睁眼,入目的竟是校园,他正在学校那条最美的樱花路上走着,朋友喊了他两声,还疑惑地问他刚才为什么忽然闭上眼,差一点撞上对面走近的人。哈?这是什么情况?满腹的疑问不及映入他眼帘的对面走着的她。她和朋友在一起叽叽喳喳地笑着闹着,看到了他,愣了愣,这人真好看,只是怎么会有一种熟悉感?

      他笑了笑,露出一口整齐的大白牙,从容向她走去,既然还活着这次不能辜负她,“你好,林玖初,我叫沈希安,希望能认识你。”他在她面前站定,伸出手,笑意盈盈。